股票 新股

显示 收起

百济神州冲击科创板 上半年药品研发开支近42亿元

今年11月16日,百济神州(06160。HK,BGNE。O)公告称,计划在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创板上市,并预计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。数据显示,今年上半年百济神州主营收入、净利润分别为8.33亿元、-49.48亿元。这家至今连年巨亏的公司,在资本市场却备受追捧。据统计,截至11月30日,百济神州的港股、美股市值分别高达1672.33亿元、1529.4亿元。

新股上市

备受追捧,必有可取之处。百济神州的研发管线、国际化符号、创始人资源,同行中可说是无出其右。不过,当研发过渡到上市、竞争进入红海后,百济神州黯淡的药品销量能否继续支撑高估值还有待观察。

三个“顶尖”光环

一个高估值的神话,必然有一个关键词。百济神州的关键词是“顶尖”,即顶尖的研发管线、顶尖的国际化符号、顶尖的人脉圈层。三个“顶尖”,让市场对其趋之若鹜。

根据统计,今年上半年,百济神州研发开支高达41.8亿元,同比增长47.5%。同期的恒瑞医药,研发支出为18.63亿元。对比医药巨头,百济神州对研发的“烧钱”投入,称得上是大手笔。

大量资金投入研发,选择热门赛道,这是很多药企选择的路径。百济神州也是这样逐渐扩充管线的。

截至今年上半年,百济神州拥有超过25个在研药品,大部分处于当下最热门的赛道,即靶向肿瘤细胞。作为一家成立10年的药厂,百济神州与同赛道的对手,如信达生物、君实生物等相比,管线规模更加庞大。同期的信达生物、君实生物,在研药品各为23个、21个。

有了顶尖的研发管线,百济神州还有顶尖的国际化符号。

根据药明康德的一份调查,百济神州握有8个在研药品的全球开发权益。换言之,8个药品若全部通过审核,将在全球上市。这背后,也是资本推高百济神州估值的原因,即国际化团队管理。

百济神州网站的领导团队栏目,25位高管头像中,非华人面孔多达12位。中国籍的高管,清一色有过外资药厂任职的履历。国际化的高管团队,有助于推动药品能上市海外。2019年11月,百济神州研发的泽布替尼在美国上市,推广名为百悦泽。

研发管线丰富、国际化团队坐镇,光这两点,百济神州就已经“傲视”同行。而创始人王晓东在西湖大学拥有的顶级圈层,更令同行艳羡。

作为极具关注度的高校,西湖大学的座上宾都自带流量。王晓东与西湖大学校长施一公,同为科研出身。前者是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所长,后者是中科院院士。两人加上高瓴资本的张磊,常围坐西湖大学的论坛上,指点科技的未来。

资料显示,高瓴资本持有百济神州12.64%股权。持股期间,高瓴资本曾8次增持百济神州,以至于每次百济神州的股价创下新高,高瓴资本也会赚取一波投资界的眼球。

黯淡的药品业绩

“顶尖”的光环不断推动百济神州的估值,但刨去这些光环,百济神州的业绩却有点黯淡。

今年上半年,百济神州拥有两个自主研发的上市药品,即百悦泽、百泽安。其中百悦泽同时在中、美两国商业化。作为百济神州唯一的海外上市药品,报告期内,百悦泽的全球累计销售额为769万美元(约5057.2万元)。

这个成绩,难言出色。华海药业在今年半年报中透露,其17个在美国上市的药品,占有率排在市场前列。与之相比,虽然百济神州有深刻的“国际化”符号,但无论海外上市药品数量、市场占有率,都逊于华海药业。

另一个药品百泽安,为百济神州自主研发的PD-1药品。作为医药界最火的赛道之一,目前国内上市PD-1的中国药厂仅有恒瑞医药、信达生物、君实生物、百济神州。

今年上半年,百济神州PD-1交出的答案差强人意。恒瑞医药的艾立妥、信达生物的达伯舒、君实生物的拓益、百济神州的百泽安,销售额分别为20亿元、9.21亿元、4.26亿元、3.5亿元。其中百济神州销售垫底。

一位医药投资界人士认为,市场此前给百济神州高估值,是看重公司对热门药品研发的巨额投入,也相信国际化团队能为药品的海外开拓提供非常大的帮助,进而带来丰厚的销售额。

不过,这套逻辑有一个前提,即百济神州研发的药品处于蓝海市场。所谓蓝海,代表同类上市的药品较少,药厂竞争处于上半场,具备想象空间;到了下半场,同类药品批量上市,药厂进入红海厮杀,想象让位现实,估值会以(全球)销售额为导向。

目前来看,百济神州仍在估值的上半场,但下半场的哨声即将吹响。据不完全统计,国内已有7家药厂引进或在研PD-1药品,包括正大天晴、复宏汉霖、基石药业、贝达药业、基石药业、誉衡药业、中山康方。

对此,《投资者网》就海外上市药品和PD-1药品销量不佳等问题向百济神州求证,对方未予置评。

研发管线大量引进

虽拥有顶级研发团队的光环,但百济神州的研发成色,却并非耀眼。

今年7月,百济神州宣布完成新一轮的定增,总共募资20.7亿美元(约136亿元),投资人包括高瓴资本、安进、Baker Brothers。

这其中,美资药厂巨头安进,曾多次大手笔增持百济神州。2019年11月,安进宣布斥资27亿美元(约177亿元),收购百济神州20.5%股权。同时,安进给予百济神州3个药品的中国商业化权益,以及双方在全球范围内开发20个肿瘤药物。

引进海外药品,已经成了百济神州扩充研发管线的重要渠道,具体模式为:外资药厂出售药品在华商业权,拿到款项落袋为安;百济神州用融到的资金购买,管线规模得到迅速扩充。

据不完全统计,百济神州近三年先后引进5家外资药厂的药品,包括Celgene、Mirati、Zymeworks、Ambrx、BioAtla等,累计首付款为9.13亿美元(约60亿元)。

《投资者网》就上述问题向百济神州求证,对方未予置评。

一边是不断买入海外药,一边是不断烧钱。百济神州靠不断融资,推进药品在国内的试验和审评,但融资的钱总有一日会殆尽,以百济神州的销售额,烧钱游戏难以为继。

今年上半年,百济神州净利润为-49.48亿元。此前百济神州已先后上市纳斯达克、港交所,三个“顶尖”光环让其融资过程畅通无阻,但一旦进入估值的下半场,百济神州能否被继续追捧,还有待观察。

科创板,或许是百济神州在估值上半场的最后狂欢。

点击展开全文
推荐信息
精彩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