消费 理财

显示 收起

艺术品市场初显暖意 从小拍看藏家新取向(2)

瓷器收藏退而求“次”

在3月26日举行的嘉德四季拍卖中,一件截口的清·雍正青花矾红穿花龙纹玉壶春瓶残件,估价10万至20万元,最终居然以470万元的天价落槌成交,加上佣金达540万元人民币,立刻在微信上引发了一阵热议。

宁藏残器、不藏赝品,这已经成为了收藏者的共识。以往不要说是修补过的工艺品,就算是磨过口的瓷器也乏人问津。但是现在,投资者已经越来越认识到,残器不仅具有比对、研究功能,其本身的价值也出现了大幅上扬。特别是在2003年美国朵尔拍卖会上,一只有破损后经修补的元青花四系海水云龙扁壶以583.15万美元成交,更是让人对于残器的投资价值有了充分的了解。

在残器的投资中,除了要保证器物本身是有收藏价值的之外,修补工艺也是大有讲究。现在许多专家都认同,在瓷器修复中应采用中国最传统的文物修复技法——石膏配补,而不再使用金漆工艺,更不会在没有依据的情况下,主观填补文物的纹饰和图案。

相比专业领域的石膏配补,民间采用的“锔”工艺,更为藏家所追捧。在陈鸣远款仲芳式朱泥壶的壶身碎裂处,工匠以金质米粒锔精心修补,每粒锔子圆滑美观,在壶身上纵横交织,错落有致,形成一种独特的紫砂壶残缺美。从前瓷器的玩赏家们,甚至专门收集锔过的瓷器,锔的钉越多也就越珍贵。对于珍贵的中国瓷器,日本以及欧美藏家即使不慎打破,也会把碎片拾起,用金属钉修补后牢固、深具实用性且不漏水而继续使用,但金属钉修补后器物外壁留下明显的修补钉扣,而这种“修补钉扣”甚至一度成为人们鉴赏的对象。

在2007年北京的拍卖会上,有一件明代正统青花龙纹大缸,成交价达到了209万元。这只巨缸周身有一圈接痕锔钉,看上去似乎曾破损过。据专家解释,由于当时的技术所限,难以制作如此巨大的陶土坯,所以这种巨缸都是烧制成两部分,然后锔接起来的。康熙年间后,随着瓷器技术发展,这种巨缸的锔钉打到了缸内,但明代都是在缸体外。在2003年北京的拍卖会上,有一件清乾隆本朝的“潭柘寺”供盘。这块盘子从中间被打成了两半,又锔上。由于年代久远,锔子几乎烂掉了。这次上拍是经过认真清理,去掉了锔子后,用胶粘起来,修理得干干净净,不缺肉,只有破碎的裂痕,外观依然很漂亮,成交价为15680元。

“少”、“好”、“精”是促成清代雍正青花矾红穿花龙纹玉壶春瓶高价的三个理由。业内一位专家认为,这件于清代鼎盛时期烧造的官窑瓷器,工艺复杂,品相尚佳,加之存量少,尽管是一件伤残器,卖出高价也属正常。以一件完整器的十分之一价格,买到一件少见的标准器,对于研究这一时期的同类瓷器,其在研究方面的价值很大。

残器之美,和篆刻中的破残有异曲同工之处。破残,是在古印中出现的,并非是古代印人之心画,皆为长年风化磕碰所致,因为残而改变了字的布局和虚实,现代的篆刻人为追求新“印”的古朴苍老,而用破残法。残器之残也像树木盆景。一个好的树木盆景,都要经过数年的培育,一棵新树要经过嫁接、剥皮、撕裂、扭曲等等才可显其苍老。

春拍亮点已经频现

在四季拍卖之后,中国嘉德即将开启2016春拍的序幕,而目前的一些精品已经开始浮出水面。像王翚的《普安晋爵图》,是他为杨青村使滇而作,以壮行色。绘制这幅作品的时候,正是他人生与艺术的高峰,加之带着感情作画,故情境丰满,笔酣墨畅,咫尺千里,神韵悠长,是王石谷的重要名迹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杨青村还请了十余位朋友兄弟在画上裱边题了字,从各个角度写出了他们的临别心境与赠言,或安慰、或鼓励,或寄寓治理蛮荒的期望,足以让人细细品味。

潘天寿的早期山水构图饱满壅塞,尺幅巨大,气势奔放,直抒性灵,且笔墨颇得吴昌硕神韵,浑厚凝重,金石味足,十分大气,显现出诗书画各方面的均衡发展,为未来大气象开启良好肇端。吴昌硕对这位才华横溢的晚辈激赏不已,曾以“天惊地怪见落笔,巷语街谈总入诗”联句相评。此次春拍中就有潘天寿佳作《云谷菱歌》。

作为晚明政治历史的重要人物和书法艺术的创新大家,黄道周的书画作品历来为收藏界所重视。《五月江涛送远人》册为黄道周赠钱去非,册后附九开跋语。该册一直在钱姓和黄姓两家内部流传,清光绪年间在福建现身过。最后一开两页跋语为郑孝胥和吴昌硕所书,当为两人在日本所见时写就。300年后,该册重新出现,让我们在方寸间同时阅读和欣赏黄道周的诗书画三绝。

点击展开全文
推荐信息
精彩图文